经营成本低

2021-01-14 13:32

市城管委副主任徐建韵表示,黑气站存在首先是有近10年的时间取消了燃气经营许可,准入门槛忽然降低,导致大量的无证经营点长期存在;其次是2012年才正式恢复燃气经营许可审批,加上许可要求高审批难,导致合法供应站点太少,满足不了市场需求。

让海珠区刘先生真实感受黑气点猖獗的是,邻居被查。“执法人员从他房间里搬出50多个煤气瓶,分两趟才拉走。”刘先生说,过去只见这位邻居经常拿单车驮液化气罐,从没想到民房里存了这么多气罐!

金沙洲黑气站让瓶装气再次成为公众焦点。媒体披露的广州超2000家瓶装液化气供应站点是黑点,这让公众瞠目结舌。市城管委副主任徐建韵直面问题表示,“目前合法的瓶装液化气供应站点供应能力仅能满足市场需求的10%左右,大量的经营黑点占据主要市场”。

城管委也不回避监管困局,“由于不少经营黑点藏身较为隐秘的出租屋,甚至在士多店内经营燃气,长期与管理部门玩躲猫猫,监管难度大。”徐建韵直言。

刘军表示,不少小企业和黑气站都不愿意花钱买新钢瓶。一是因为买了钢瓶会流转到其他人手中;二是一个新钢瓶大概160元,报废的旧钢瓶只需50~60元。据广州市城管委数据,广州有700万个钢瓶在市场流动。“据统计,每年去检测站做了检测的钢瓶数量才十几万个。这就意味着绝大部分钢瓶根本没检测。”刘军表示。

走街串巷的“单车仔”,是多数居民赖以拿气的依靠,他们一般无送气证、无工作服,只留手机号。从事广州燃气行业多年的液化气企业管理者刘军(化名)更是语出惊人——广州黑气站生意可以说,几乎全被控制在“单车仔”手中的。

“广州市早期供应站规划缺失,使得我市难以找到符合《城镇燃气设计规范》规定的站点,有些虽然符合要求,但是由于无规划,无法获得消防验收,因此难以获得许可。”徐建韵表示。

一位参与联合执法的人士透露,他们在一些黑气站经常发现一米多长的胶管,最后才清楚胶管有大用途——私自倒气。“哪怕有一点点火星,安全隐患几乎是100%。”该人员表示,过去五年安全事故99%都是在客户端和黑气站,原因之一就是私自倒气。

“作案手段相当隐秘,通常使用槽罐车在深夜作业,还有人望风,很难取证。”徐建韵表示,若在液化石油气中掺杂二甲醚,可能导致液化石油气钢瓶阀门漏气。同时,二甲醚、甲缩醛掺杂入液化石油气后,用气时间会缩短,如原本可以用30天的,现在只能用20天了。

徐建韵表示,由于这些黑点都是关门作业,而且通常在二楼或三楼,查处难度很大,即使被取缔,也可以转移别处重新开张。同时,黑点的气通常不是正规气。

“国标要求的单层建筑、不得与住宅等毗邻,在广州城区几乎很难找到这样的地方。”业内人士诉苦气站选址难。广州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严格确保安全条件与措施符合的情况下,考虑适当放宽一些条件。同时,各区引导液化气经营企业通过市场化方式获取相关站点经营权。

“要开一个正规的店,在广州这样的大城市,要满足现在各项的消防规定,以及硬件设施的规定,是非常非常难的。”一正规燃气企业负责人诉苦说。

7月,《广州市全面规范瓶装液化气供应市场工作方案》公布,广州将开展为期1年的液化气供应市场专项整治行动。徐建韵表示,希望通过专项整治,“全面清理整顿瓶装液化气无证照经营点,促进燃气安全状况根本好转”。

谢亮还披露黑气点的另一作案手法——私自倒气。据他介绍,“假如有三个人需要送气,就拿两瓶回到出租屋,在屋里两瓶气分装成三瓶。”

“在合法供应站点供应能力远远满足不了需求的情况下,若加大打击力度,势必会导致供应短缺。”徐建韵表示。

不少燃气企业负责人表示欢迎,“目前我们气站技术标准比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新加坡都要高,现在降一下标准与门槛是符合实际的,但需100%执行,一旦出事故就重罚。”

2000多黑气站是如何长成?作为燃气主管部门的市城管委给出分析:

8月2日,记者接到报料称,在番禺区上漖村古松坊大街一栋自建居民楼内,有人租用了一个仓库来存放燃气瓶,10平方米放了20多个煤气瓶,没有任何执照。记者实地采访,气站老板坦承这是个私人加气点,气是来自振戎公司,但振戎公司对此否认。

据市城管委资料,“目前气瓶监管和检测不到位,以致大量的超期未检气瓶甚至报废气瓶在市场上流转。”

广州大学中国政务研究中心研究员曾小军认为,黑气站黑点不用纳税,经营成本低,在暴利驱动下,黑气站日益猖獗,正规气站生存空间日益逼仄。曾小军认为,这是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现象。曾小军认为,要加大对黑点的监管和处罚力度,一定要让处罚成本高于经营成本。

市城管委表示,黑站点主要分布在城中村、城郊结合部,还有广州与其他市的接壤地区。“中心城区由于管道气普及率较高,黑点较少。”市城管委燃气管理处处长谢亮称。

广州市城管委表示,将组织建立统一的液化气供应信息化监管平台,为每个合法的气瓶核发一张电子标签或陶瓷二维码标签,并固定在气瓶上,同时,为每个液化气用户核发一张安全供气卡,每次对气瓶进行检测、充装、运输、配送、使用时都要利用读写设备读取编码信息,通过监管平台进行统一管理,从而实现检测、充装、配送和使用各环节的全程跟踪。

徐建韵介绍,经过近几年的不断打击,去年城管委组织开展的燃气质量检测,未发现掺杂二甲醚、甲缩醛现象。“但的确有人反映有不法经营者在液化气中违法添加二甲醚、甲缩醛等物质”。

刘军表示,这些单车仔都是小规模经营,一般是一家人或兄弟姐妹几个一起经营家庭作坊式黑气点,没有工商执照,也没燃气许可证,气瓶就存在民房,几乎无防护措施。他们一般印刷小卡片冒充正规燃气公司,在街头张贴或散发揽客。

一些合乎安全规范的小气站无法获得燃气经营许可证还有一个现实原因,即用地无法解决。据城管委介绍,一方面《城镇燃气设计规范》要求瓶装液化石油气ⅲ级供应站的瓶库应当独栋、单层专用房间;另一方面要符合规划和用地的要求。

刘军表示,因黑气站占据多数市场份额,致正规企业无法掌控终端。“一来为了生意,单车仔去正规气站加气,气站也不得不接受;二来160家正规气站只有几家有自己的送气工,只能靠单车仔。”

对于一些气站难拿到燃气经营许可证的问题,广州市城管委称,具体方案为:对拟纳入布局规划,且目前已在经营但尚未核发燃气供应设施许可标识的液化气供应站点,核发有效期为1年的临时燃气供应设施许可标识,以确保合法供应站点的供应能力满足需求,大力压缩黑点的生存空间。

据业内人士透露,掺假直接原因是暴利驱动。“二甲醚现在一吨3400元,液化石油气的价格最新价格是5888元/吨。液化石油气最高的时候价格达到了6888元/吨,二甲醚的价格只有一半左右。”

业内人士坦言,“只要是‘黑气站’的瓶装气,100%会出现掺假、用气不足的情况。”令人恐惧的是,黑气站犹如一颗颗隐形炸弹,潜伏你我身旁。记者采访广州市城管委和多位业内人士,一起为你剖析黑气站的潜在危险。